郑州郭某鹏隐瞒行程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曾8天飞4国


然而,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。

3、在读博士:沈阳小伙小陈

“为了顺利回国,朋友预定了5张机票”

2020年3月26日0-24时,江西省无本地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报告,无本地新增疑似病例,无本地住院确诊病例。全省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935例,累计出院病例934例,累计死亡病例1例。

Ella的学校是开放校区,没有围墙,无法与外界隔绝。宿舍是一间套房,Ella和另外5个女生住在一起。学校宣布停课之后,其中四人都离开了,仅留下她和一位美国女生,“和她的作息不一样,很少打照面”。Ella唯一担忧的是宿舍的厨房,“学校关闭之后,在网上购买了很多蔬菜、面条和米饭。”但是厨房是宿舍的公共区域,做饭还是有点担心。

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,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。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0例,解除隔离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0人。

3月初,美国数据不断增长的时候,小陈所在的研究小组还去邻州参加了学术会议。小陈书说,当时他极力地劝阻同学,美国情况很严重了,但他们连个口罩都不戴。

3月27日早上,Ella按照惯例和远在成都的父亲通了视频电话。父亲反复叮嘱女儿“安心在宿舍待着,不要担心”。然后,父亲又给女儿演示了一边戴口罩的正确方法。

朋友则告诉Ella,自己已经预定了中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香港、韩国首尔等航线上的5张机票,“待在纽约很恐怖,完全没有安全感”。